钱令希女儿回忆父亲生前往事 保姆有病钱老掏钱给治【半岛晨报】-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05-12 浏览次数:

  钱令希女儿回忆父亲生前往事 保姆有病钱老掏钱给治【半岛晨报】-大连理工新闻网
钱令希女儿回忆父亲生前往事 保姆有病钱老掏钱给治【半岛晨报】 作者:single 来源: 时间:2010-04-20 07:56 钱令希与妻子的结婚照。笑傲人生的钱老1996年,钱唐陪着父亲看望大伯父钱临照。图片由钱唐提供忆父亲的孝顺“父母把她照顾得非常好,那时正赶上自然灾害,大连吃的东西很困难,细粮、肉蛋、食用油,都要发票,给得很少。父母都把‘好婆’的需要放在第一位。”忆父亲的严厉“对我做错事讲错话,从不姑息,还反复叨咕。对我的优点绝不轻易当面表扬。”忆父亲的宽厚父亲经常接济需要帮助的亲戚,开始都是由母亲负责给寄钱,后来母亲身体不好,不方便出门,于是父亲就让她去邮局汇款,直到这时,她才知道父亲的善举。先生远去,悠然一载。今天是大连理工大学(原大连工学院)第二任校长、中国科学院院士、著名力学家钱令希逝世一周年纪念日,记者辗转联系上了钱老的女儿钱唐,她介绍了钱老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。照顾母亲以身教育女儿翻开钱老生前的照片,钱唐禁不住泪水模糊了双眼。几天前,她刚刚从美国亚特兰大的家中来到大连,专为在父亲一周年祭日,回来看看钱老。做人,孝字为先。钱唐说,父亲给她做出最好的榜样,那“最初的一堂课”还要从上个世纪50年代讲起。钱唐说,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,钱老把“好婆”(即祖母,无锡人的说法)从她伯父家接到大连。那时“好婆”70多岁,身体也不好。“父母把她照顾得非常好,那时正赶上自然灾害,大连吃的东西很困难,细粮、肉蛋、食用油,都要发票,给得很少。父母就把‘好婆’的需要放在第一位,特别让保姆为‘好婆’做小灶。”钱唐说,她还记得妈妈把难得买到的点心放到饼干盒子里,嘱咐保姆单独给“好婆”,而为了打发她这个小馋鬼,也给她几块。后来有一天早上,“好婆”再没醒来。“爸爸妈妈悲痛极了,我第一次听到妈妈大声痛哭,像天塌了。”钱唐说,“感情一向不善于表达的爸爸也掩面哭泣,他拉着我的手,一起跪下,向‘好婆’磕头告别。”这件事情,让钱唐知道对自己的祖先是要有跪拜礼节的,这些生活中的事情给她留下深刻的记忆。“父亲出身于儒学世家,父母恪守祖训,孝敬老人,体现在每天的生活中。对子女身教多于言教。”后来,钱唐去了美国,她对父母说:“你们年纪大了,需要我时,我一定回来陪你们。”钱唐说到,也做到了。2005年,在钱老身体状况不佳时,钱唐辞去了美国ChoicePoint公司的工作,回来照顾年迈体弱、失去妈妈独身一人的爸爸。“这就是父母的言传身教的自然结果。”钱老晚年常呼唤妻子名字钱老和妻子相濡以沫,互敬互爱,被人传为美谈。他们的爱,很细微,润物细无声,却让钱唐每次回忆起来,都非常感动。在钱唐的记忆里,小时候的家庭生活非常温馨。“平日的夜晚,在灯下,妈妈备课,爸爸做研究,早早睡觉,或是在旁边看我写作业。空闲的时候,爸爸妈妈摆上围棋对弈,或者读书,或者给亲友写信。”若她哥哥钱昆明寒暑假从外地的学校回来,那就添上几分热闹新鲜气氛。钱唐说:“上世纪60年代初,物资缺乏,但祖孙三代同堂的生活非常平静温馨。” 钱唐说,她母亲无微不至地对父亲的照顾,免去了父亲的后顾之忧。“妈妈在自然灾害的年代里,由于吃得差,两腿都浮肿,很多年之后才好。但妈妈从来没有怨言,哥哥那时在沈阳读大学,学校伙食比较差,定量是不够吃的。妈妈让保姆做白面火烧,让楼上的林家大哥哥捎去。她把全部的身心都用去照顾爸爸,照顾这个家庭,让爸爸可以全心全力地投入他的事业中。”2004年12月,钱老的妻子病逝。“父亲真是悲痛欲绝,爸爸给我讲述好多妈妈为我们这个家付出的故事,还提到解放前,那时爸爸在昆明工作,爸爸的一个堂哥在银行工作,让妈妈抱着哥哥搭乘他银行的车逃难的场景。”一提到这里,钱唐的眼睛就有些湿润了。钱老在生病最后的几年里,感情易于外露。钱唐称:“他想到了妻子,会情不自禁呼喊妻子的名字。他也会呼喊‘大哥哥’,就是伯父钱临照。对给于他帮助的人,他都念念不忘。妈妈是爸爸的妻子,助他事业上成长。伯父与爸爸兄弟情深,小时候,伯父对爸爸走上科学救国之路影响非常大。”“爸爸妈妈举案齐眉的相亲相爱没有挂在口头上,是在他们一路携手走过的63年中的每一天。”钱唐评述道。女儿下乡钱老没来送行在钱唐眼中,父亲是慈祥的,没有愁容,只有坦荡的笑。虽然对她疼爱有加,但却不失严厉。“对我做错事讲错话,从不姑息,还反复叨咕。对我的优点绝不轻易当面表扬。”对于女儿在学校里的成绩,钱老不太留心,即使钱唐考了100分,他也不夸奖,如果考不好,也不批评,但却督促她,一定不要浪费时间,不要把今天的事儿放到明天去做。1968年10月18日,这天永远刻在了钱唐的生命里。那天,她随同数千名知青一同去北票。在人山人海的大连火车站,父母同远行的子女拥在一起,哭声一片。而钱唐却一个人扛着包,孤零零地踏上了开往北票的专列。“父亲没来送我,他希望我能坚强地走出这一步。他从小就培养我的生活能力和自学能力。爸爸说过,父母不能管你们一辈子。”钱唐说。钱唐也知道父亲当时承受了特别大的压力,不想给父亲添麻烦。走的时候,反而有种豪情万丈的感觉。钱唐说,在北票插队的日子里,父母每隔一个星期就有信来,鼓励她不上大学,也可以学到知识,虽是家常话,却是“精神食粮”。钱老的爱还不止于此。在临走前,他还带着妻子和女儿,在劳动公园照了张相,让钱唐知道,父母永远和她在一起。钱老被称“电话簿”钱唐说,父亲的记性特别好,他特别珍惜友情,关爱朋友,对朋友的事儿几乎过目不忘,特别是朋友的电话号码,钱老记得非常清楚。以至于谁要找电话号码,都来问钱老,钱老也总能准确无误地说出来,于是大家开玩笑,说他是“电话簿”。多年不见的人,钱老也能一眼认出来。钱唐说,大约在上个世纪70年代,父亲在浙江大学的老朋友的儿子来到大连,并住在钱老家里。当时,钱老正在外地出差,他一推开家门,见到这位意想不到的客人,一眼就认了出来,还叫出了对方的小名,这让钱唐大笑不已:“人家都这么大了,还叫小名。”而那个客人也有些不好意思。钱老一生待人随和,平易可亲,给接触过他的人,都留下了深刻印象。2000年,钱老第二次到亚特兰大的女儿家中,钱唐的丈夫把钱老接到自己任职的乔治亚理工大学,两人一起在校园里散步。这时,一辆汽车从后面开了过来,一个女学生从车里大喊道:“钱叔叔。”钱老回头一看,女学生竟然是在此留学的钱伟长的女儿,她从后背就认出了钱老。回到家后,钱老和女儿聊起了此事,心中还欣喜万分,没想到异国他乡,还能遇到钱伟长的女儿,更没想到的是,对方在十几年后竟然从背后就把他认了出来。保姆有病钱老掏钱给治姓钱但不爱钱,这是钱老生前常说的一句话,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。他对身边人的照顾同样关爱有加。在上个世纪60年代,在钱令希老家有个男孩,钱唐还记得,他和自己年龄差不多,叫钱小解。因眼睛患了疾病,视力非常低。钱老在获悉后,把钱小解接到了大连,并请当时大连医学院著名眼科医生李辰教授为其做手术。1996年,钱唐陪父亲回老家时,还特意去看了钱小解。钱老对家中的保姆就像对待亲人一样。钱唐说,还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,家中的保姆腿上长了一个瘤,钱老发现后,就主动询问,但保姆说不要紧。但钱老却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,主动去找医生进行咨询。随后,他雇了一辆三轮车,将保姆送到了医院,为其掏钱做手术。几年之后,保姆向钱唐讲述了这件事,她说:“我一生有三件事儿,要永远感谢钱老,其中一件就是给我治好了腿。”在上个世纪50年代,钱老家的保姆是个姓隋的老婆婆,她在干到70多岁后,就提出要回南方的老家。临走时,钱老主动找来车,把隋阿姨送到大连港,然后又嘱咐在烟台的学生,开车去接坐船过去的隋阿姨,然后把其送到回老家的车上。这位隋阿姨非常信任钱老,临走时,把自己的一张未到期的存单放在了钱老处,上面有好几万块钱,打算到了日期后,让钱老取出来,再汇给她。这样不会损失利息。当时,钱老把这张存单夹在了书里,在整理书籍时,就不知道放在了哪里,钱老为此急得不得了,一度打算自己掏钱给隋阿姨汇过去。后来,钱唐在帮父亲整理书时,发现了这张存单,钱老才长出了一口气,感觉没有辜负人家的信任。钱唐说,父亲经常接济需要帮助的亲戚,开始都是由母亲负责给寄钱,后来母亲身体不好,不方便出门,于是父亲就让她去邮局汇款,直到这时,她才知道父亲的善举。B06a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